創新階層的興起

風險資本和高科技
Venture Capital Meets Hi-Tech

 

創新階層的興起
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
 

2008.05.14

科學家測試在賽格威(Segway)代步工具基礎上研製的機器人。(c AP Images)

理查·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是多倫多大學羅特曼管理學院(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 University of Toronto)企業與創新專業的教授,兼任勞埃德和德爾菲娜?馬丁繁榮研究所(Lloyd and Delphine Martin Prosperity Institute)的學術主任。他的最新著述是《你的城市裏有誰?》(Who's Your City?) 本文摘自他的文章"創新階層的興起"("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該文章最初發表於《華盛頓月刊》(Washington Monthly)。

一個美麗的春日,我走過匹茲堡的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校園,看見一群年輕人擠在一張桌子前聊天,享受著好天氣,其中有幾人身穿相同的印有"Trilogy@CMU"("泰樂琪在梅隆大學")的藍色T恤衫。泰樂琪是一家總部設在德克薩斯州奧斯丁市的軟體公司,定期招聘我們的尖子學生。我走到桌前問:"你們是在這裏搞招聘嗎?"他們極力否認說:"不,絕對不是。我們不是招聘人員。我們只是在一起打發時光,跟朋友們玩飛碟。"多有意思,我想道,他們在工作日大老遠從奧斯丁到校園來只是跟一些新朋友打發時光。

我注意到這群人中有一人懶懶地坐在草地上,上身穿一件背心。這位年輕人呈幅射式的頭髮染成好幾種顏色,全身紋身,耳朵穿了好幾個孔。我心想,顯然是個邋遢鬼,也許是某個樂隊的樂手。我對他說:"把你的故事講來聽聽。""嗨,夥計,我剛剛跟這幫人簽約。"我後來瞭解到,事實上,他是個有天賦的學生,剛剛與這幫不搞"招聘"的人,就在草地上這張桌前,簽署了他系裏有始以來畢業生中薪酬最高的合同。

回想我在大學讀書的情況,短短20年裏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那時候,學生們會穿上最講究的衣服,小心地掩蓋任何叛逆的傾向,以證明他們能夠跟公司合拍。而今天,顯然是公司努力想與學生們合拍。事實上,泰樂琪公司在匹茲堡多次宴請他,並讓他飛到奧斯丁參加在時尚夜總會或公司遊船上舉行的私人聚會。我打電話給招聘他的人,問他們為什麼這麼做,他們回答說:"這個問題很好回答,我們要他是因為他是一位明星。"

他會被奧斯丁的公司聘用嗎?一名大學生在他的手提電腦上查詢資訊。(Jupiter Images)

雖然我對公司招聘策略的變化感興趣,但我同時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這是有天賦的青年離開匹茲堡的又一個例子。我問這位頭髮像刺蝟一樣的年輕人為什麼願意到德克薩斯州中部一個比匹茲堡小的城市去,那裏機場很小、沒有職業體育運動隊、沒有一個大型交響樂團、芭蕾舞團、歌劇院或藝術博物館。他對我說,這家公司很棒,擁有優秀的人才,而且那裏的工作富有挑戰性。但是他說,最關鍵的是,該公司"在奧斯丁!"他解釋說,奧斯丁有很多年輕人,有好多可做的事:熱鬧豐富的音樂氛圍、多民族多文化、令人神往的戶外娛樂活動和豐富的夜生活。雖然匹茲堡的好幾家高科技公司要雇他,並且他對這座城市很瞭解,但他覺得匹茲堡缺乏對他具有吸引力的生活方式、文化多樣性和寬容的態度。他一言以蔽之:"我在這裏怎麼合拍?"

這位年輕人和他追求的生活方式反映了美國經濟和生活中一股強大的新生力量。我把他這種人稱為創新階層──受過良好教育,在高薪部門工作,其貢獻對公司盈利和經濟增長日益發揮重要作用。他們的人數日益增多,在各行各業從事多種多樣的工作,從高科技到娛樂行業、從新聞到金融、從高端製造到藝術等。他們並不有意識地把自己當作一個階層來看待。但是,他們有共同的心理特徵,即珍視創造性、個性、與眾不同和個人能力。

創新秘書

創新階層的顯著特徵是其成員所從事的工作能夠產生"有意義的新形式"。這一新階層中具有超級創造力的核心成員包括科學家和工程師、大學教授、詩人、小說家、藝術家、演藝界人士、設計師、建築師、以及當代社會的"思想領袖"。這最後一類包括:非小說作家、編輯、文化人物、智庫研究人員、分析人士和其他對公眾輿論有影響的人士。這一具有超級創造力的核心群體的成員創造出可以立刻進行商業開發並擁有廣泛用途的新形式或新設計──如設計一件可以廣泛製造、銷售和使用的產品;提出一項能夠應用於很多情況的理論或策略;或譜寫出廣泛流傳的音樂。

除了這個核心群體外,創新階層還包括"創新職業人士",他們活躍在知識密集型行業,如高科技、金融服務、法律、醫療保健、企業管理等。這些人的工作是利用複雜的知識體系以獨具創意的方式解決各種具體問題。他們一般擁有高等學位,屬於高水準的人才。從事這類工作的人有時可能會提出被廣泛應用的方法或產品,但這不是其基本工作內容的一部分。他們在日常工作中必須獨立思考。他們針對具體情況以獨特的方式應用或綜合標準做法,作出重要判斷,不時嘗試採用全新的方法。

越來越多的技術人員和其他運用複雜的知識體系與有形材料打交道的人也大都如此。在醫學和科學研究等領域,技術人員日益承擔起解釋其工作成果和進行決策的責任,使白領(決策者)與藍領(執行者)之間的界線不再涇渭分明。他們建立起自己獨特的知識體系並形成自己獨特的工作方式。另一個例子是秘書。今天的辦公室規模已經經歷了大幅度精簡,在很多情況下,秘書不僅要完成過去由一個龐大的秘書班子承擔的任務,而且還成了真正的辦公室管理人,確保資訊流通,設計和配置新系統,往往還需要當場做出重要決定。這些人貢獻的不僅僅是智慧或電腦技能。他們還增添創造性價值。我們無論在哪里都可以看到,創造性日益受到重視。公司企業和組織團體都因其能夠帶來的結果而重視創造性,而個人重視創造性則是因為它是實現自我表達和獲得滿意職業的手段。最重要的是,創造性階層隨著創造性日益受到重視而壯大。

在美國現有人口中,創造性階層的人數達3830萬人,約占整個美國勞動大軍的30%,而這個比例在二十世紀初僅為10%,至1980年還不到20%。創新階層擁有巨大的經濟力量。1999年,該階層成員的平均工資為近5萬(48,752)美元,而勞工階層的平均工資約為28,000美元,服務業人員平均工資為22,000美元。

毫不奇怪,創新階層龐大的地區常常也是最富有、增長最快的地區。

 

美國國務院國際資訊局 http://www.america.gov/mgck

 

<<<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