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僅是半導體:矽谷及創新文化

風險資本和高科技
Venture Capital Meets Hi-Tech

 

不僅僅是半導體:矽谷及創新文化
Not Just Semiconductors
--Silicon Valley and the culture of innovation

 

2008.05.14

超微半導體公司(Advanced Micro Devices Corp)用矽片製作微處理器。(c AP Images)

阿什利·萬斯(Ashlee Vance)是《怪異的矽谷》(Geek Silicon Valley)一書的作者,該書介紹了矽谷地區的文化和歷史背景。他還是技術網站"The Register"的編輯,並經常為《經濟學人》雜誌和《紐約時報》撰寫文章。

任何人,凡瞭解矽谷怪異而複雜的歷史,都知道要在美國其他地方或國外複製矽谷的成功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一些公民社會的領袖和企業似乎認為,將資本、高等院校的技術能力、人材和商務上的精明適當地揉合在一起便會克隆出一個標準的矽谷。這種想法可以理解,但是它低估了文化要素在矽谷成為世界高科技中心的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

讓我們回到1950年,你當時不會想到三藩市以南大約65公里處的那片郊區會成為全球電腦技術之都。那時,當地人稱它為"心靈歡樂之穀"(Valley of Heart's Delight)。沒有矽片可尋,在三藩市灣和聖克魯斯山之間的中半島地區遍佈著種植梨、櫻桃、桃子和其他水果的果園。

很多歷史學家把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1956年從東海岸返回西海岸之行視作這個地區從豐茂的農田轉變為寫字樓、高級購物區和企業園區的起因。肖克利被認為是在1947年發明電晶體的科學家之一(他當時在貝爾實驗室工作),他把加利福尼亞州山景市(Mountain View)選作他所創辦的矽片半導體公司的新基地。他本來可以按投資者的意願選擇德克薩斯州的達拉斯或者加州的洛杉磯,但肖克利當時剛剛擺脫困難的工作環境和婚姻,他需要換換環境。他還需要靠近他的母親──她當時仍居住在加利福尼亞北部的斯坦福大學附近。

肖克利的雇員、後來與別人共同創建了飛兆半導體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和英代爾公司的戈登?莫爾(Gordon Moore)等矽谷開創者表示,若不是肖克利所作的決定,半導體工業很可能是在另一個地方發展起來。肖克利把美國一些最有聰明才智的人吸引到山景市,並作出一項風險很大的決定,即在他的半導體公司中採用矽片作基質襯底。雖然肖克利的決定對矽谷的發展至為重要,但在此之前一些基本的商業和文化因素已經為這片土地擔當新角色做好了準備,使肖克利的到來能夠最大限度地發揮作用。

從無線電開始

在二十世紀降臨之初,對無線電充滿好奇心的業餘愛好者和創業家開始使用無線電和電子技術。美國海軍的駐防以及它在海上利用無線電通訊的願望自然而然地促使三藩市灣區成為研究無線電技術的中心。

1909年,斯坦福大學早期最知名的畢業生之一西瑞爾?埃爾維爾(Cyril Elwell)創立了後來被稱為"聯邦電報公司"(Federal Telegraph Company)的企業,開闢了無線電通訊的新領域。該公司研製出當時功率最大的電弧發射機──即能夠通過電波向半徑不超過240公里的範圍發送語音的裝置。在公司創建後的兩年裏,聯邦電報公司為美國海軍建立了一系列連接三藩市和夏威夷的電弧發射機。與此同時,聯邦電報公司設在加利福尼亞帕洛阿爾托(Palo Alto)的實驗室資助了研製三極管的開創性工作,這是一種能夠在真空管內放大電波信號的裝置。該技術及其衍生技術為早期的電腦提供了動力。

由於受投資、人才、基礎設施不足的困擾,這些早期創業先鋒不得不依賴技術創新與東海岸規模更大、地位更穩固的對手競爭。三藩市灣區的很多早期發明家因此把重點放在生產低成本、高質量的產品或解決非常具體的問題上。他們經常發現,與同事和競爭對手交換想法有好處。這種開放觀念和尊重發明的態度貫穿了矽谷的各個技術革新時期。

艾特爾-麥卡洛公司(Eitel and McCullough)、利頓工程實驗室(Litton Engineering Laboratories)及瓦裏安公司(Varian Associates)在中半島繼續進行電子研究。到1939年,他們的努力創造出較好的條件,吸引了斯坦福大學的畢業生比爾?休利特(Bill Hewlett)和戴夫?帕卡德(Dave Packard)前來帕洛阿爾托,他們二人在斯坦福大學附近和未來的矽谷北端建立了自己的電子測試設備公司。

弗雷德?特曼的作用

具有戰略遠見的斯坦福大學教授和無線電專家弗雷德?特曼(Fred Terman)看到這一處於萌芽狀態的工業所蘊涵的機會,幫助他的學生和當地創業家建立了密切聯繫。他常常把學生介紹給企業家,為他們安排實習機會。休利特和帕卡德創建自己的企業正是因為受到特曼的鼓勵。

在很多方面,特曼開創了著名大學與地方企業合作的模式。在他的努力下,富有聰明才智的斯坦福畢業生獲得了在當地工作和發展的機會,從而不必前往中西部和東海岸的大公司去謀求職業。同樣,特曼幫助把肖克利請到"心靈歡樂之穀"來,保證為他源源不斷地提供渴望師從這位著名物理學家的一流畢業生。

事實證明,肖克利吸引美國一些最出色的青年科學家的能力對於推動這個地區的未來發展非常重要。但是,他的非正統──也可以說令人難以忍受的──管理風格才是他的最持久的貢獻。由於不願意忍受肖克利變化無常的情緒,同時對他缺乏商業頭腦感到失望,他的實驗室中有八位最出色的雇員辭職組建了自己的新公司。

穀歌共同創建人佩奇(Larry Page,左)和布蘭(Sergey Brin)在公司總部的大沙包上休息。(c AP Images)
 

被肖克利稱作"叛逆八徒"的人十分幸運,他們受到東海岸投資商亞瑟?羅克(Arthur Rock)的注意。羅克安排了一筆在當時是很不尋常的交易。他說服一家根基深厚的公司──飛兆照相機器材公司(Fairchild Camera and Instrument)──全部接受這批肖克利的雇員,並組建一個新的下屬公司,即飛兆半導體公司。具有重要意義的是,這些雇員得到了新公司的大量股權。 這個風險資本與職工持股相結合的模式後來成為矽谷發展與成長的一項要素。

"飛兆公司的子孫":傳播創新文化

就在飛兆半導體公司加強了矽谷在半導體工業中的先導作用之際,它很快又孕育了又一個矽谷傳統。當飛兆公司的很多研究人員認定公司沒有儘快採納他們的主張時,他們脫離公司組建了自己的半導體企業──這些衍生企業常被稱為"飛兆公司的子孫"(亦稱"仙童公司",英文為Fairchildren)。

新建公司如此之多(而且不乏成功的例子)使辭職單幹的想法變得很流行,為了追求下一個遠大目標而跳槽也得到認可。這些想法新穎而獨特,因為在美國其他地方,雇員通常會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一輩子。

飛兆公司共同創建人中的兩人羅伯特?諾伊斯(Robert Noyce)和戈登?莫爾(Gordon Moore)1968年離開該公司創建了英代爾。英代爾在短短幾年裏就生產出了第一台真正的微處理器。

蒸蒸日上的半導體行業後來吸引了一批想要利用這一新技術的人。當地充滿創新熱情的人再次進行微處理器試驗,探索如何利用它設計新機器。至此,矽谷的創新潮流已經勢不可擋。

施樂公司帕洛阿爾托研究中心(Xerox PARC)和斯坦福研究院(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人員開始進行設計構思,其中很多想法後來構成電腦革新的基礎。這些研究中心往往願意與矽谷的其他人分享他們的創新成果。滑鼠、圖形用戶介面和乙太網(Ethernet)等新成果因此為當地創業者提供了機會。例如,蘋果、思科和太陽電腦系統(Sun Microsystems)等公司的來源都可追溯至施樂公司帕洛阿爾托研究中心。

這種公開的交流再次促成了矽谷企業的成功。例如,蘋果公司創建人史蒂夫?約布斯(Steve Jobs)把施樂公司帕洛阿爾托研究中心的一些個人電腦設計師雇來做他自己公司的項目;太陽電腦系統公司的聯合創辦人安迪?貝希托爾斯海姆(Andy Bechtolsheim)則參考帕洛阿爾托研究中心的設備和乙太網聯網技術設計了他的公司的第一台伺服器。

在未來幾年,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在此基礎上起步騰飛。特別是斯坦福的學生,他們表現出有一種利用技術發展趨勢的本領,雅虎、穀歌之類的公司都是在學生宿舍中開始構思的。

與矽谷有聯繫的創新和高科技巨頭多得讓人幾乎難以理解。例如,三藩市通過菲洛?法恩斯沃思(Philo Farnsworth)的發明而催生電視機,通過基因技術公司(Genentech)而創立生物技術行業。大矽谷地區造就了眾多企業巨人,包括英代爾、惠普、思科、太陽、甲骨文、藝電公司(Electronic Arts)、 矽谷圖像公司(SGI)、雅虎、eBay、穀歌和超微半導體公司(AMD)等。

成功的要素

這些成功的故事都源於矽谷的特性,即珍視創新和創業者之間資訊的流通。同其他行業的公司一樣,高科技公司也希望盡可能牢固掌握自己的知識產權,這一點可以理解。他們希望控制和營銷自己的創新產品並從中贏利。

但是,矽谷的很多人也懂得,他們最重要的資源之一是矽谷就象一個大規模俱樂部,在交流分享新想法方面有著長期與深厚的根基。這批熱衷於科技創新的人你追我趕地提出更新和更好的想法。雇員們經常跳槽,為新公司帶來可以實現新發明的構思。這些人共同行進在矽谷的沙山路(Sand Hill Road)上,向一個又一個風險資本公司介紹他們的創新方案,向矽谷有影響力的各方傳播有關科技發展方向的資訊。

通過這一切,矽谷人學會接受失敗是成功之母的道理。他們不是為一連串失敗的新創企業感到羞愧,而是把這種經歷當作榮譽勳章,並知道他們會不達目的決不甘休。也許這一精神從1849年加利福尼亞淘金時代就已經開始,那種甘冒風險追求成功的強烈願望給這個地區的心靈打上了獨特烙印。

由於這一多種力量交織的豐富性,因而想要複製矽谷是非常困難的。這裏的人們之所以願意承受高昂的房價和高強度的工作,正是因為他們感到在任何別的地方都無法成就他們追求的事業。他們幾乎有生活在商品展銷會中的感覺──一種非常令人興奮的感覺──就好像你在有了靈感和創新想法之後所需的一切唾手可得:技術、資金、當然還有人才。

毫無疑問,矽谷也面臨競爭壓力。世界上許多地方都有眾多的人才和充足的資本以及發展尖端科技的決心。但是在矽谷發展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的文化和商業力量之間的互動仍然有著巨大潛力,並將使這個地區繼續保持其作為全球領先的高科技中心的獨特地位。

 

美國國務院國際資訊局 http://www.america.gov/mgck

 

<<<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