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國:新世界



eJournal USA

 

我的美國:新世界

埃布·派特爾

 

美國掠影

目錄
前言
我的美國
我的美國:顏色出格
我的美國:一位空軍的故事
我的美國:城市與夢想
我的美國:新世界
我的美國:美國的含義
多元與民主政治
美國文化織錦
五名進取者
美國名人偶像
美國地區概覽
相關網址
 

埃布·派特爾
承蒙埃布·派特爾提供

埃布·派特爾(Eboo Patel)是跨信仰運動的一位領袖人物,現任伊利諾州芝加哥市跨信仰青年核心(Interfaith Youth Core)組織的執行理事長。

我熱愛美國,這並不是因為我認為美國十全十美,而是因為美國讓我這個來自印度穆斯林移民家庭的孩子參與其進步,分享其希望,影響其未來。

約翰·溫思羅普(John Winthrop)作為最早來到美洲的歐洲定居者之一,曾經表達出這種可能性。他對同胞說,他們的社會將會像小山頂上的城市,世界的燈塔。這種希望源於溫思羅普的基督教信仰;毫無疑問,在他的想像中,這座山頂之城的中央將矗立著一座教堂的尖塔。幾百年來,美國始終是一個宗教氣息濃厚的國家,但同時也演變成一個相當多元的國家。的確,美國既是西方宗教最虔誠的國家,也是全世界宗教最多元的國家。在那個山頂之城中央的教堂尖塔四周,現在環繞著穆斯林清真寺的宣禮塔、猶太教會堂的希伯來文經卷、佛教寺院的誦經聲、印度教廟宇的雕像。事實上,目前美國的穆斯林人數,已經超過許多美國開國前輩所篤信的主教派的人數。

100年前,偉大的黑人學者杜波依斯(W.E.B. DuBois)曾經警告說,下一個世紀的問題將是膚色分界。二十一世紀則很可能為另一種分界所主導:信仰分界。從北愛爾蘭到南亞,從中東到中美洲,人們在以天主的名義聲討、脅迫和殺戮。我的國家(美國)、我的宗教(伊斯蘭教)、以及天主的全體子民所面臨的最迫切問題或許就是:對天堂各持己見的人們將如何在地球上互動?尖塔、宣禮塔、猶太教堂、廟宇及寺院──人們能否在一座新的山頂之城中學會和平共處?

我認為,美國的氣質——寬容與敬畏交融——可能對此問題有一些特別的貢獻。

美國代表著靈魂大聚合,其中絕大部份來自世界他方。美國的天才之處在於,它讓這些靈魂來充實美國的傳統,為美國之歌增添新的音符。

我是一個有著穆斯林靈魂的美國人。我的靈魂歷史悠久,包含著追從真主意旨的眾多英雄、運動和文明。我的靈魂曾經聆聽先知穆罕默德弘揚伊斯蘭教主旨:tazaaqa與tawhid,即富於同情心的正義和真主獨一。在中世紀,我的靈魂伸展到東方和西方,在偉大的中世紀穆斯林城市開羅、巴格達、科爾多瓦等地的清真寺和圖書館中祈禱、研習。我的靈魂與魯米(Rumi)一起遨遊,與阿威羅伊(Averroes)一起閱讀亞裏斯多德,與納賽爾·霍斯魯(Nasir Khusraw)一起遊歷中亞。在殖民時代,我的穆斯林靈魂曾經為尋求正義而騷動。它曾在解放印度的非暴力抵抗及不合作運動中加入了阿卜杜勒·伽法爾汗(Abdul Ghaffar Khan)和胡代·海德邁噶斯(Khudai Khidmatgars)的遊行隊伍。它曾與法裏德·埃薩克(Farid Esack)、易蔔拉欣·穆薩(Ebrahim Moosa)、拉希德·奧馬爾(Rahid Omar)及穆斯林青年運動一起,為南非實現多元化而奮鬥。

我的一隻眼睛看著古老穆斯林的多元景象,另一隻眼睛看著美國展現的希望。我在心中祈禱實現:一座不同宗教群體相互尊重共處、齊心致力於人類共同利益的山頂之城,一個不同國家和人民本著手足情誼和正義感而相互理解的世界,一個我們共同生活的世紀──讓我們能將此化為現實。

凱麗·麥克威廉斯 >>>>

美國掠影

本文所表達的見解不一定反映美國政府的觀點或政策。

 

 

返回頁首


本網站由美國國務院國際資訊局製作和管理。
與其他網際網路網站的鏈結不應視為對其內容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