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國:顏色出格



eJournal USA

 

我的美國:顏色出格

賈桂琳·莫雷斯·伊斯利

 

 

美國掠影

目錄
前言
我的美國
我的美國:顏色出格
我的美國:一位空軍的故事
我的美國:城市與夢想
我的美國:新世界
我的美國:美國的含義
多元與民主政治
美國文化織錦
五名進取者
美國名人偶像
美國地區概覽
相關網址
 

賈桂琳·伊斯利與家人在她家後院
伊斯利全家人在家中後院。
(承蒙賈桂琳·莫雷斯·伊斯利提供)

賈桂琳·莫雷斯·伊斯利(Jacqueline Morais Easley)是一位自由職業作家,與丈夫和兩個女兒居住在馬里蘭州哥倫比亞市。

在你看來,今天的美國家庭是什麼樣?你是否會想像高大健壯的金髮父母和他們的2.5個孩子?也許他們站在一棟漂亮的房子前,腳下是精心修剪的草坪、四周是潔白的欄杆?在廚房櫃檯上也許放著麥當勞的紙袋,冰箱裏放著可口可樂,MTV的音樂節目在室內繚繞?

的確,這是一類美國家庭的畫面。而且,假如我說,1985年當我還是菲律賓的一個11歲小姑娘時我對美國家庭的想像不是這樣,那就有失誠實了。有一天,當父親從亞洲開發銀行下班回家後宣佈,我們將移居美國時,我先是驚得說不出話……而後便快樂之極。

有意思的是,那時候,美國讓我感興趣的就是麥當勞、可口可樂、MTV。如果這三個象徵還意味著那裏有更多的東西,美國該有多棒啊!

我家的確搬到了美國。而20年後的我,少了一點天真,多了幾分分辨媒體廣告的眼力;與麥香魚相比,現在更喜歡壽司;好紅葡萄酒而不是可口可樂才更有吸引力。我甚至已不再看MTV。但有一點始終不渝:我對美國依然十分著迷。

我是在五年前才成為美國公民的,當時正懷著第一個孩子。我與大學情人結婚,在芝加哥暫住一時後,定居在馬里蘭州。

今天,我在盡一切努力培養兩個大膽、美麗、調皮的女兒,並感謝上帝讓我在美國盡這一做母親的職責。我仍然清楚記得成為公民的那一天:手放胸前朗誦效忠誓言,同時感受著小寶寶在我體內的踢動和正式成為美國人的那種難以言喻的自豪感。

五年後,我女兒面前的機會無窮無盡。我們相當清楚,她們的生活是舒適優越的。儘管這裏面的部份原因是我先生和我及我們父母的辛勤勞動,但也有很大的運氣成份。我先生和我都是幸運的人。我們都有關愛兒女的父母。他們強調家庭紐帶、教育、勤奮及關心他人。這些價值觀現在是我們自己這個小家庭的支柱,並且引導我們走向未來。

我先生和我總是儘量幫助孩子懂得她們是多麼幸運。我們教育孩子對自己擁有的才能和資源要心存感激,並且盡力善加利用來造福他人。我們生活中不僅有可口的食物和許許多多娛樂,而且也有各種慈善活動和社區服務,還有介紹不同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兒童書籍,以及母親對女兒關於寬容、多元、同情的諄諄教誨。

讓我讚歎的是,美國夢並非是空洞、無法實現的夢幻,而是我在不僅自己家中,也在每日努力實現各自夢想的朋友、鄰居及陌生人身上能夠看到的東西。對我來說,美國家庭畫面既包括我前面提到的站在精心修剪的草坪上的高大健壯的金髮父母和他們的2.5個孩子,也包括我個人生活裏的許許多多其他形像。

這些人中有我女兒上的合作社幼稚園的那些家庭:嬌小的紅髮愛爾蘭年輕媽媽與她的黑人丈夫和漂亮的孩子;共同養育三個孩子的兩位女性;身兼兩份工作獨力撐家的單親媽媽。這些人中也有我們這個街尾小區中不同面孔的左鄰右舍:一位有著美國妻子和兩個孩子的伊拉克男人,幫我們照看孩子的小姑娘和她的義大利父親與伊朗母親,韓國心理學家和太太。至少在我的生活裏,多元是生機勃勃且無所不在的。

我不由聯想到從200多年前最早的反叛行動中確立起來的這片未來“移民土地”的獨立精神。憑藉著這種獨立精神,千百萬移民為逃避不容異己、偏見及迫害,來到這個國家。他們渴望自由,嚮往著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的權利。

有時,當想到美國發展史上那些悲哀黑暗的時代時,我的心會緊縮。但世界上又有哪個國家、文化、宗教或個人是只有好的一面,而沒有壞的另一面呢。誠然,這個國家的一些事情不時會讓我感到憤怒、羞愧或失望;但人生中許許多多的好東西——婚姻、為人父母、事業、親戚、朋友——又何嘗不是這樣。

歸根到底,美國帶給我的悲哀遠遠不能與它帶給我的驚奇相提並論:這個年輕國家如何能在這麼短時間裏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它如何在全世界促進民主與維護人權;它如何獲得經濟超級大國的地位,它如何在繼續展現“更大、更好、更光明”理念的同時,向海外需要幫助的人民神出經濟援手。

我的確會質疑常常與美國連在一起的某些膚淺價值觀,並且儘量不讓我的女兒受太多影響,但我更加珍視獨立、多元、言論自由這些在美國依然活躍和健康的更高價值觀。毫無疑問,這些價值觀將在我先生和我在美國探索為人父母的崎嶇道路上,始終佔據中心位置。

美國人注重個人,因此我們這個國家到處都有真正獨特新穎、才華殊異、固執己見、幹勁出奇、層次豐富的人。我的兩個女兒,以各自不同的性格,就表現出嬌嬌小女子、假小子運動員、書獃子、萌芽藝術家和富於同情心的世界公民等諸般特徵。當然,我會最大程度地欣賞她們這一切──包括那些尚未發現的特點。

美國人也崇尚努力探究自我——發現自己,剝去外相找到自己的真正核心本質,對任何事情和每件事情都要至少嘗試一次。有些人或許會認為這種自我探究未免有點自我沉溺。但是,當我看到五歲的女兒將顏色塗到線格外面時,我不會去試圖糾正她,而是為她不願意循規蹈矩──至少現在還不──感到發自內心的驕傲。我欽佩她決定拋棄界線而尋求有點無章、自由自在、且有著潛在進取性的某種東西。

當然,這不過是一個顏色畫描書的例子;但我的要點是,當美國人追求最佳時,並不僅是因為我們要競爭,而是還因為我們總是在反叛、在挑戰界線、在冒險。我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所生活的這塊土地和它代表的一切鼓勵我們這樣做。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人:靦腆或外向、有頭腦或沒頭腦、時髦或邋遢、老派或前衛。如果我們願意,我們可以顧及別人的看法,聽話合群;但我們也可以不理會誰在旁觀,站到房頂上大喊大叫,興風作浪,東衝西闖,促使改變現狀。我期待著看到我女兒將選擇的道路。我可能會為她們出於自我表現而做的一些事情感到緊張。但在眼下,我讓她們把顏色塗到線格外,而且我還要為她們這樣做拍手叫好。

寇裡·倫敦 >>>>

美國掠影

本文所表達的見解不一定反映美國政府的觀點或政策。

 

 

返回頁首


本網站由美國國務院國際資訊局製作和管理。
與其他網際網路網站的鏈結不應視為對其內容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