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今天來美國做生意

美國電子期刊

 

談今天來美國做生意 


以下是經編輯整理的美國政府和商務專家對國際商務旅行問題的討論記錄。

  

 

See You in the U.S.A.

目錄
內容提要
前言
簽證類別及專用名詞
在簽證窗口另一側
邊境檢查官:第一道防線,第一個歡迎
人人能盡興
美國音樂之旅
影集 影集標誌
美國瑰寶
既享受世界一流教育,又加深瞭解美國
人生機會:美國大學國際招生
美國高等教育:經濟來源
"一個你永遠不會後悔的決定"
"一個美妙的經歷"
"一個絕佳的機會"
談今天來美國做生意
"我進出境都沒問題"
"更多安全,極少不便 "
相關資料
相關網址
 
 

美國政府和商界都理解並且支持美國商人與他們的國際客戶、合作夥伴及外國僱員進行面對面交流的需要。但是,與其他國家一樣,安全上的考慮使美國需要對申請入境的外國人進行甄別。

雖然美國對國際旅行手續作出的最初安全調整並非一帆風順,但9.11以後的四年來,情況已大為改進。

要在維護安全與保持開放之間取得平衡,確實需要在國際旅行的各個環節花費更多的審理時間。但美國政府在不斷與商界領袖合作,克服那些仍然存在的挑戰。

在2005年8月的一次研討會上,與會美國商界與政府專家就這方面的問題進行了討論。討論人士包括:

美國商務部負責服務事務的助理部長道格拉斯.貝克(Douglas Baker);

英格索爾-蘭德公司*全球移民事務顧問伊麗莎白.迪克森(Elizabeth Dickson);

美國國務院簽證事務副助理國務卿簡賈尼絲.雅各布斯(Janice Jacobs);

美國商會**副主席蘭德爾.約翰遜(Randel Johnson);

美國國土安全部移民政策主任邁克爾.尼法赫(Michael Neifach);

美國國務院國際信息局局長(研討會主持人兼提問人)亞歷山大.費爾德曼(Alexander Feldman)。

( *英格索爾-蘭德公司(Ingersoll-Rand)是多元工業製造商,在全球有40000名員工和80多個生產設施。
**美國商會(The U.S. Chamber of Commerce)是全世界最大的非營利商業聯合會,代表著300萬個公司。它還有102個海外地方分會,在不同國家代表美國公司與小企業。)

 

為方便國際旅行共同努力

主持人:關鍵問題之一:美國政府正在如何與美國商界合作?

雅各布斯:我們常說,9.11之後的簽證工作是要在邊境安全與門戶開放之間取得平衡。這是我們駐外領事官員每天辦理簽證時要達到的目標,不僅是對商務旅行者而言,而且也包括其他訪客,即所有要來美國的合法訪問者。

我們建立了一系列便利程序。去年七月,我們給駐世界各地的領事處發了電文,重申商務旅行對美國的重要性──重要的經濟原因。眾所周知,旅行與觀光業每年為美國帶來930億美元的生意。

我們在電文中詢問各領事處為商務旅行提供了什麼樣的方便措施。他們的回答顯示,各地有很多不同的做法:有的與當地美國商會合作,有的幫助解決大型公司的需要,即讓大公司到大使館或領事處登記,這樣,其下屬各企業的僱員就可以加快約談。也有些領事處為商務旅行者提供了專線服務。

我們對各地所有這些措施進行了審議,然後在10月份發出電函(向駐全球各地使領館),介紹了方便商務旅行的一些最佳措施,我們要求各使領館設計程序,讓那些需要緊急約談的旅行者能如願以償。

我們的另一項努力針對所有的簽證申請人,也就是,為他們提供更多的有關申請規則的信息。為此我們改進了這個網址的內容:http://travel.state.gov。人們能在這裡找到有關簽證面談以及面談需要帶哪些文件的信息。

我們還要求各領館在這個網頁上提供約談的等待時間[http://travel.state.gov/visa/temp/wait/tempvisitors_wait.php],這樣,人們一旦知道自己要旅行,就可以馬上查到將去辦理申請簽證的那個領事處,瞭解那裡的手續時間。

我們要求領事處做到的另一點是,必須有一些特別程序,針對那些需要緊急啟程的人──不管是為醫療原因,還是因為有重大商務,他們需要在約定時間之前來辦手續。必須讓他們能夠辦理手續。[http://travel.state.gov/visa/temp/types/types_2664.html]

主持人:道格拉斯,商務部在這方面採取了什麼措施?在某種意義上,你們是政府與商界之間的中介人。

貝克:9.11以後不久,隨著簽證政策與安全問題引起華盛頓更大關注,我們很快意識到,這關係到我們國家商務的經濟安全──而這些商務是私營經濟就業機會的來源,關係到很多美國人的工作:服務業有8800萬僱員,製造業有1500萬僱員。

所以,我們與國務院接觸,與當時的移民局接觸,務必讓他們瞭解這個緊迫的需要,也就是必須繼續保持簽證政策與簽證程序的順利貫徹。[註:移民歸化局與各邊境管理機構在2001年9月11日以後,被歸入新成立的國土安全部。]

我們與美國商會緊密合作,包括華盛頓的總會以及在各國首都的地方美國商會,也讓他們務必瞭解,如果遇到簽證延誤,而且得不到解決,就應該馬上與我們聯繫。我們會就此制定跨機構機制,不但要解決程序中的種種問題,而且還要推動簽證手續的透明化,後者是關鍵問題之一。

主持人:蘭德爾,美國商會怎麼看這個關係?

約翰遜:我們曾對國務院和國土安全部很有意見。我們說:"我們認為沒有人傾聽我們商界所關心的問題。"我們理解9.11以後的環境[增加安全的需要],但我們必須說明我們的看法──我們採用了很多公開的方式──也就是,這個國家內的經濟保障很重要,事實上,經濟安全是國土安全部的成立使命之一,我們給予了支持。

最近,我們得到來自哥倫比亞波哥大美國商會的消息,他們對情況改進之大非常高興。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聽到其他人仍遇到困難。

我認為有一個問題是,[美國政府與商界之間的]通融多多少少是臨時隨意性的。有一個辦法是,可以在華盛頓正式建立一個體制,它可以採用商界與政府間的顧問委員會形式,從而使一些做法更為正規化。

情況是在改善。但是我認為,商界還有一種感覺,就是不知道該與誰打交道,怎樣才能改變情況,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沒有一定之規:申訴、寫信、然後盼望產生效果。

主持人:伊麗莎白,請談一談你們公司面臨的問題,以及我們需要瞭解的困難。

迪克森:好。首先我要說,作為大公司代表,我參加了不少在國務院與大公司之間的會議,包括有許多財富500公司(Fortune 500)參加的會議。我們對國土安全部和國務院願意聽取意見,經常與我們見面和瞭解我們經歷的困難,表示讚賞。

我認為那個網頁非常好。我們公司的網頁與國務院網址有鏈接[http://www.travel.state.gov],只要信息及時,這個網頁很好。儘管有時候我們的實際約談等候時間與網上提供的信息不同,但基本上還是準確的。

我們與領事處的一個成功合作之處是,當確實發生延誤時,如果我們可以證明確實有極其重要的商務理由需要旅行,我們能夠將簽證面談時間提前。

我注意到領事處方面的一些彈性,他們也願意留出一些面談時間以滿足緊急商務旅行的需要。當然公司必須清楚證明有這種需要。

主持人:我想我們大致瞭解到,有些方面是有進展的,比過去大大改進,同時,我們在繼續與商界合作和改善機制的過程中,仍然面臨一些挑戰。

美國簽證-入境問題

主持人:研討會的第二部份將討論外國或國際企業主管來美國時所遇到的實際困難。

伊麗莎白,在前面的討論中,你曾提到一些這方面的問題,我想再談一下那些問題。

迪克森:我認為最困難的問題是,簽證程序不統一。你可以送交五個人的材料,一切都一模一樣,有的一帆風順,[有的就遇到問題]。另一個我們遇到很多麻煩的問題是簽證有誤。許多年以前,申請人一早去申請簽證,然後下午取回護照,如果因某種原因出現錯誤,他們當場看到,馬上就可以改過來。

在我看來,簽證互惠是一個真正的問題。與中國的一個很成功的進展是,通過重新談判達成了12個月、多次入境簽證安排,這不但方便了人們從中國到美國來,也方便了美國商務旅行者到中國去。我希望所有的互惠協議都能夠重新談判。

雅各布斯:可以。

迪克森:還要延長簽證期限,因為這可以節省你們的時間。

雅各布斯:完全同意。

迪克森:這也可以方便國際商務旅行。

雅各布斯:我們一向願意與另一個國家的政府協商擴大互惠,但條件是他們要給美國公民以同樣的待遇。關鍵問題是,那個國家必須給美國人以同等待遇。

主持人:蘭德爾,你也看到同樣的問題嗎?

約翰遜:是的。我認為人們不知道領事官到底根據什麼標準[決定誰拿到簽證]。有時候,我們聽說,申請人根本沒辦法知道為什麼被拒簽,他們得到的解釋實在不能解釋任何東西。

有的時候,我覺得可能是這麼回事:旅行者也許不被看作是國務院的服務對象,而是一個必須受到認真檢查的人。一些旅行者覺得某些簽證官不是善待他們。不管這是個小問題,還是個大問題,這種看法在傳播,所以有的時候,我們覺得或許應該有那麼一個角色,起某種監督作用。

雅各布斯: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駐外領事官員不僅代表大使館,而且有時候代表全美國,或者說代表美國政府。所以我們反覆與他們講,不管對簽證申請的回答是什麼,一定要讓申請人有一個有尊嚴的經歷。必須善待申請人,讓人有尊嚴。如果是拒簽,他需要瞭解為什麼拒簽。

我們的領事官必須書面說明拒簽原因。我認為有時候的情況是,申請人非常緊張──這可以理解,所以也許沒有明白為什麼被拒簽。許多情況是,申請人不能證明有足夠的與母國的紐帶,根據法律,領事官必須予以拒簽,因為申請人有移民傾向。

主持人:那麼統一標準的問題呢?

雅各布斯:每一個申請都是根據其具體情況來決定的,所以你可能有兩個申請人為了同一個事情要到美國來,但是每一個申請人的情況不同,所以領事官就可能作出不同的決定。

我們為領事官提供一切所需的培訓和手段,但最後還是要靠他們自己的判斷來決定一個申請人是否符合條件。我認為,總體而言,領事官的決定是正確的,但他們也是人,有時也可能犯錯誤。

主持人:國土安全部在這方面的作用如何?

尼法赫:根據法律,坦率地講,我們是決定簽證政策的主角。國務院是發放簽證的,他們在世界各地行使領事職責,即入境決定。但是,當那個人到了美國時,將是由我們的檢查官在每個入境口岸行使職責。

我們面臨著許多同樣的問題,以及賈尼絲講到的情況:申請人過份緊張,而面談必須很快進行,等等。

我們一直強調,顧客服務是使美國成為好客國家的關鍵,我們絕不容忍檢查官以不尊嚴的方式對待任何人。我不是說,一切完美,而且我認為這正是我們可以與商界更為緊密合作的地方,也就是在顧客關係方面。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願意考慮改進。

我們有一個負責私營企業的辦公室,是商界提供意見的重要渠道,人們可以把那些影響到商界的問題送到我這裡來。他們提出過不少好問題,引起我們注意,並尋求解決問題,這成為我們與商界之間的橋樑。

貝克:我們常常聽到美國商人談到的一種情形是,看不出領事官拒絕發籤證是基於有規可循的理由,一個申請人拿到,另一個被拒簽了,而兩個人的情況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我們從大公司那裡瞭解到,大公司往往有解決問題的途徑,無論是通過他們的法律顧問出面,還是通過當地美國商會來加快面談時間等。所以我們發現,許多既不是當地美國商會會員,也不是這裡美國商會會員,也不從屬設在全世界各國首都的美國商會的那些中小企業,就只能束手無策了。

我們與國務院商量,說服他們同意建立一個試點項目,在華盛頓設立一個簽證服務辦公室,為中小企業提供一個聯繫渠道,使他們可以打電話瞭解[拒簽的]真正問題在那裡。

雅各布斯:我們的確開始了這樣一個試點項目,只針對中國,也就是在中國做生意的美國企業,因為現在對那個國家的興趣非常大。上個月,我們剛剛決定把這個試點項目擴大到全世界。

這也就是說,美國的一個企業,無論大小,它如果需要關於如何得到簽證的信息,或者申請遇到問題,可以與簽證辦公室新設立的中心取得聯繫。你也可以給這個中心發電子郵件:businessvisa@state.gov。

主持人:聽起來,我們面臨的問題在於耽擱、透明度以及瞭解對簽證申請人的要求。

這正是我們要在第三部份談的問題,我們應如何確保簽證程序盡量流暢,以及採取什麼措施來協助領事官和國土安全部審理申請。

取得商務簽證

主持人:研討會的下一部份是關於取得赴美簽證的實際步驟,以及商務旅行者應該瞭解的信息和需要遞交大使館領事官的具體材料。

雅各布斯:我剛才提到,很多相關信息,關於簽證的要求等,都在我們的網上。

主持人:請講一下網址。

雅各布斯:網址是:http://www.travel.state.gov。領事官真正需要的是有關申請人的最充份資料和他或她在母國的情況,以及到美國的旅行計劃。所以說,申請人來面談時,應該能夠顯示紐帶。他們需要帶來顯示與母國有紐帶的證據。

主持人:這"紐帶"是什麼意思?

雅各布斯:"紐帶"是指證明你在母國有工作,你在那裡有家,你在上學,因此在美國進行短期訪問後,你會返回自己的國家。

主持人:什麼可以被看作是證明呢?

雅各布斯:有時候,我們要求有僱主的信,有工資證明,如果你有財產,或許要看房產證,諸如此類。沒有一個必須要哪些文件的清單,但是任何能夠證明你在母國有穩定生活的材料,都對領事官有幫助。

關於到美國的旅行,出示說明旅行者身份的信函,說明需要來美國的原因以及來美國的具體目的,都會非常、非常有幫助。

如果與母國的紐帶沒有問題,到美國來的目的也沒有疑問,那麼拿到簽證是比較容易的。

尼法赫:在國土安全部方面,我們在入境口岸檢查時,一般也看同樣的東西。我們在入境時要查看情況是否前後一致,是否能說明來訪的目的以及將會返回等。

如果簽證期限比較長,旅行者[再次入境美國]情況有一些變化,那麼一定要準備提供新的信息,說明現在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他們必須在旅行時帶上這些材料嗎?

尼法赫:帶上沒有壞處。我的意思是,我們的檢查官必須在邊境口岸作決定,特別是在簽證已經簽發很久的情形下。備有證明自己情況的材料是很重要的。

迪克森:通常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覺得有用的話,會提供一份入境信函。我們的另一個做法是,特別是針對J-1項目,提供一份指南,上面是一個詳盡的清單,不僅列舉需要呈交領事官的材料,也列舉了應該隨身攜帶的證件。

另外,賈尼絲,關於證明有有力的紐帶,我講了我們公司的做法。我們為說明[需要證明母國紐帶]這一點,我們在信中設計了問答題,以便解釋[那個要求],特別是在有語言困難的情形下。比如說,在中國的許多公司,僱員的待遇包括公司提供的住房。所以他們沒有辦法出示[住房所有權],但我認為可以用一封信來說明,他們的"紐帶"是有長期工作,而且他們的家人住在公司提供的房子裡。所以,我們努力用這種方法解決問題。

雅各布斯:我認為,英格索爾-蘭德公司做得非常好。要盡量多提供公司的情況,以及申請人來了以後做什麼,[旅行的]目的是什麼:是來看設備嗎,如果要去幾個城市,日程安排是什麼?等等。這類信息會非常有益。申請人應該能說明自己的旅行,解釋自己要做什麼。

讓我很快補充一點,再回到入境口岸問題。其實我們是分享電子簽證信息的,所以,入境口岸的檢查官可以很快確定,這個簽證是我們發的,是一個合法的證件。我認為,這最終的確方便了旅行。

約翰遜:邁克爾,我想讓人們明白,那種簽證得到領事批准,一路來到美國在入境口岸卻被拒絕因而必須打道回府的情況是極少見的。

尼法赫:必須有全新的情況出現,才會發生那種事。

雅各布斯:或許是因為在簽證簽出之後,又有新的信息。不過,你說得對,這的確很少見。

主持人:很多人都聽說過指紋手續,或要把手指放到機器上。首先,是不是每個人都要這樣做呢?

雅各布斯:國會在2002年5月通過了一個法案,基本是要求國務院的簽證含生物識別特徵。

主持人:"生物識別特徵"是個模糊的大詞。

雅各布斯:識別特徵,可以包含很多不同內容。我們決定採用雙食指,因為我們已經在墨西哥採用了類似的做法。由於我們必須在2004年10月26日前完成這個系統,為做到使全世界 200多個使領館都得到裝備,我們採用了與在墨西哥類似的那種做法。

其實,它並不是按指紋,而是一個小盒子,進行指紋掃瞄。它給簽證面談程序增加了僅僅大約30秒鐘,非常快。

主持人:但這不是僅針對穆斯林或中東地區吧?

尼法赫:完全不是的。

雅各布斯:完全不是。這是一個全世界範圍的要求,目的是確定旅行者的身份,並確保沒有以此人的另一姓名發出簽證,也就是說,我們要確保沒有假冒。

尼法赫:當一個人來到入境口岸時,我們[海關與邊境檢查官]要重複這個工作,這個系統(US-VISIT)將調出檔案,確定這確實是簽證人本人。

所以說,這不會耽誤時間,而是幫我們方便旅行過程:你確定這個人確是其人,有合理的原因,他們便通過了。

雅各布斯:只要申請人可以證明他們已在自己國家安身立命,可以說清楚他們為什麼要到美國來,他們就不應該有任何問題。

尼法赫:關於US-VISIT系統,曾經有不少人對如何實施它感到擔心,特別是在邊境口岸。但現在看起來,實施情況不錯,邊境口岸沒有出現嚴重延誤現象。有些美國商會,如[位於與墨西哥交界處的得克薩斯州城市]拉雷多的商會,就曾經非常擔心,但現在對實施的情形很滿意。

主持人:好,我們可以在研討會的下一部份來談這個問題,因為這正是我們要討論的:如果你沒有拿到簽證該怎麼辦?你如何申訴?或者說,你怎樣找到拒簽的更詳細原因?

當你需要協助的時候

主持人:我想在今天結束以前,最後花一點時間來談談美國商界可以採取哪些主動行動,幫助他們的顧客、客戶或僱員獲得來美簽證。

此外,還想討論一下出現了問題該怎麼辦,被拒簽了怎麼辦,出現意想不到的要立即採取行動的情況怎麼辦。

道格拉斯,請談一談國際商務官員,他們的職責,以及他們在整個過程中可以提供哪些幫助?

貝克:阿里克斯,通過商務部的國際商務處,我們向85個國家派駐官員,大多數駐外使領館都有國際商務官。

在9.11之前,他們可以擔當具體簽證申請人的贊助人,但是9.11以後,法律有變化,他們不能這樣做了。我們希望隨著簽證程序進一步改進,能夠恢復這一做法。

在此之前,我鼓勵所有商務簽證申請人盡量早提出申請。公司把相關信息彙集得越多越好。

他們當然需要記住,如果被拒簽,或如果他們不能盡早辦簽證,可以打電話給商務部,可以直接打到華盛頓,也可以通過[當地美國大使館的]商務服務處聯繫。

主持人:有沒有一個網址,可以讓人們找到商務服務處的辦公地點?

貝克:有。可以通過商務部主頁http://www.doc.gov,從這裡點擊國際商務服務鏈接。

雅各布斯:最後的決定,即申請人是不是合格,還是要由面談的領事官來作出,所以領事手上的信息越多,就越容易作決定。

我們剛才談到拒簽以後怎麼辦的問題,事實上,所有的拒簽都是由我們所謂的一線官員決定的,他們是在那裡實際處理簽證手續的。這些拒簽要經過使領館的上級官員查驗。如果那個上級官員不同意,那麼申請人會被通知再進行一次面談。

申請人總是可以再次提出申請,沒有任何規定阻止他們這樣做。但是,我們一般這樣告訴大家,除非申請人補充了上次缺少的一個關鍵材料,或者申請人的情況的確發生了變化,否則,最好不要今天拒簽,明天再申請,這不是一個好辦法。但是,如果你覺得簽證官沒有理解你的申請或你的情況,你當然可以重新提出申請。

我們在美國並不跟蹤各使領館的簽證申請案,但是我們注意拒簽的比例。比如說,如果在同一個領事處的兩個官拒簽比例差異很大,我們可能要瞭解情況。當然,使領館的上級官員也會這樣做。

主持人:有沒有瞭解拒簽理由的方法?

雅各布斯:當然有。被拒簽的人會得到一份解釋,說明是根據哪項法律條款,無論是214(b)還是別的──直截了當。

主持人:214(b)是什麼?

雅各布斯:214(b)是最常見的拒簽原因。它的意思是,領事官認為你有移民傾向。你不能證明與母國之間的紐帶關係。

主持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你可以提交進一步的材料,證明你有很有說服力的原因會回國,你可以重新申請。

但即使面談,是不是要有個手續時間呢?很多人有這個印象。

雅各布斯:97%的申請人如果在面談後合格,會在當天或者面談後48個小時之內拿到簽證。

只有非常少的申請案,要送到華盛頓接受進一步安全審查。大多數這類情形發生在2002年和2003年,的確造成了不少延誤,但這方面我們作了巨大改進。我們[完成第二次審查的時間]從79天減少到現在的14天。所以,我認為取得了很大進步。

尼法赫:國土安全部與國務院一直緊密合作,力求進一步改善我們的工作:如何迅速檢查那些需要檢查的人,並且避免重複檢查。

約翰遜:賈尼絲,我想問一個重新申請的問題。重新申請是不是要提交所有的申請材料。

雅各布斯:是這樣。

約翰遜:要重新付費。

雅各布斯:對。

約翰遜:我剛剛在俄羅斯大使館交了100美元的申請費,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個不小的數目。

有沒有一個內部程序,使申請人可以提出,"這個人對我不公,我要另一個人來審理我的申請",而後通過重新申請,使申請材料由另一個人複審,有這種可能嗎?

雅各布斯:許多使領館有這個程序,即如果你被拒簽了幾次,比如兩次,你第三次提出申請,就要由領事處的負責人審查你的申請。不過,各地使領館情況不一樣,要取決於申請數量和領事處人手的多少。

主持人:你剛才談到國務院的網站。

雅各布斯:對。

主持人:但是你又說駐不同國家的使領館有所不同。那麼,人們怎樣知道這些區別呢?到哪裡去找這樣的信息呢?

雅各布斯:你到我們的網站[http://www.travel.state.gov],通過點擊可以進入辦理簽證的所有大使館和領事館網頁。我們要求各使領館把其特別的程序放在各自的網頁上,供有緊急需要的人使用。

主持人:有沒有給商務簽證申請的特別安排──通過商務部國際商務處或其他渠道?

雅各布斯:有這樣的安排。我們有很多、很多這類項目。有些項目使在美國商會註冊的人能夠加快得到面談。有些領事處指定一名辦理商務簽證的專人,公司可以直接打電話給那個人來確定面談時間。每一個領事處的處理方式略有不同。

我認為有一種錯覺,好像在9.11之後,我們以214(b)──也就是有移民傾向──為根據拒簽的比例增加了。但事實上,就全球範圍而言,今天的拒簽比例比9.11之前還要低一點。

我們發現,由於我們與其他美國政府機構分享更多的信息,而且我們能確定學生已經被學校錄取,9.11以後簽發籤證的比例提高了。

簽證的標準沒有改變。唯一的改變是我們採取了一些步驟來瞭解有關申請人的更多情況。需要面談的人增多,對材料的審查更為仔細,但是獲得簽證的標準沒有改變。

主持人: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結束語。我要感謝今天所有與會各位,一起討論了這些重要的問題。我認為歸根結底的一點是,美國的大門是敞開的,我們歡迎外國訪問者,無論他們是來做生意,來上學,還是來觀光。

希望我們可以迅速改變今天我們聽到的那些問題,我們也聽到了有些流傳的說法,實際上並不真實,是錯覺,而商界和申請人也可以採取一些行動,幫助使整個過程更為順利。

讓我再次感謝大家,希望與你們在美國相見。謝謝。